昭通文化艺术

    您的位置  首页 > 昭通文化艺术 > 摄影 >> 正文
从黑白到彩色
[来源:昭阳区社科联 | 作者:田登康 | 日期:2015-11-05 11:45:58 | 浏览 次]

 最近,家里新买了一台34寸的液晶电视。父亲见着偌大一台电视,非常高兴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电视里的节目,一刻也舍不得离开,一直看到夜深。我几次劝父亲休息了,说现在已经没有好看的台了,他却津津有味看着最无聊的节目——广告。

这事让我想起母亲对我讲过她小时候的一件事,外婆在外面沙沟边捡到一颗手电筒灯泡,可能是对面王地主家用坏了的,拿回家来,一家人翻来覆去地看,以为是什么珍珠。也让我想起村里的一位有为的青年,读过初中,平时好带着同伴到深山里扛些木材卖钱度日,没事时喜欢看一些武术书,勤奋练习用以强身健体。这种一箭双雕的生活方式,既煅炼了身体,也挣到了钱,他也成了村里第一个拥有录音机的人,我和几个伙伴晚上经常到他家里,看着煤油点灯,听着干电池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,自我陶醉式的哼上两句,觉得其乐无穷,有时他也会把录音机搬到外面的沙沟边,整个沙沟就热闹起来了,大人小孩不再听人摆长脚“龙门阵”,把个“高科技”围得水泄不通。

家乡通电的那天晚上,父亲一直端详着发光发热的电灯泡。我劝父亲别看,电灯很刺眼。父亲没说什么,转脸对我投来微笑的目光。那时,我正在镇上的中学读书,每年要大量的钱供给。父亲种着几亩薄田,把所有的心血放在上面,收入却不容乐观,每年种一山坡收一箩箩。他苦到一分钱,恨不得掰成两分钱来使用,除了生产垫本,能不买的东西他尽量不买。父亲经常赶集——要把种出来粮食挑到街上卖钱给我作生活费。街上的电视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诱惑,同时也是遥不可及的东西,只有挤在人家门口,遭受冷眼。母亲责怪天黑时才回到家里的父亲说:“我看你是去买下一条街,不到天黑不会回来。”父亲闭口不提看电视的事情。我却有些难过,因为我曾经逃学去看过电视,远远看着父亲站在别人门口,背上扛着箩筐,眼睛一直往里看。父亲含辛茹苦,指望我好好读书,将来有个好的职业,我却逃学。我对电视的渴求,更甚于父亲。早在儿童时代,因为崴伤脚,母亲带我到城里去治疗的时候就见到过电视,就在我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,曾无数次的幻想拥有一台电视,甚至抱怨过自己为什么不生在城市里。以至于后来到街上读中学时,曾经无数个晚上悄悄趴在别人家门上,从缝隙里向内偷窥电视;也曾把钱用来买电影票饿了一夜又一夜肚子;耽误了学习的时间,也浪费了父亲给我的血汗钱。想起这些,怎能不让我惭愧?

村里通电不久,村北有一户人家买了一台黑白电视。每天晚上,全村男女老少一吃了晚饭就不约而同地到了他家,把一间大瓦房挤得爆满。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勉强可以寻个坐处,其他人只能站着;小孩儿连站的位置都没有,勉强可以在大人的怀抱或者背上挤出一丝空间;还有很多人只能站在门外,踮着脚,伸长脖子向屋里探视。第一天晚上,就有人把主人家的灶台踩塌。女主人唠叨个不停,男主人说:“早就想把它给搬了,一直没有动手,明天总算可以如愿以偿。”

父亲因为事多,每天都去得很晚,只有加入到门口站队的行业。有人对父亲说:“以你家现在的情况,只要把儿子喊回来,他一年的学费就可以买一台电视,再拿生活费来当电费的话,可以一天看到晚!”父亲不以为然地说:“不看电视可以,不让儿子读书就害了他一辈子,等他读出书来,要买一台电视还不简单?”那人不以为然地说:“依得你算,发财只要年半!”父亲不再作无谓的口舌之争,等到黄金剧场放完,走了一些人后,进门去,一直到其他人全部走完,电视机男主人一个接一个的呵欠才会让父亲依依不舍地离开。年长月久,电视机主人有了意见,当面不好说什么,背后开始说起闲话来——耽误他们休息。母亲听说了,多次劝父亲别去了,有本事就自己去买台来看,别人是不好撵你,但自己要识趣。父亲总是不听。

直到村里连续出现偷牛事件后,父亲再也不去看电视了,要知道,当时一头价值几千元钱的牛,相当于一个家庭一半的财产。父亲不敢大意,每天晚上看守着牛,幻想着电视里面的画面。

五年后,我师范毕业,参加工作,过年的时候,我花了两个月的工资,为家里买了一台二十四寸的彩色电视——黑白电视已经淘汰。但是,由于我家那里地势非常低,电视信号差到极点,只看得见屏幕上雪花飞舞。父母听着电视里发出的声音,依然乐不可支,当然最高兴的要算父亲了,他每晚都要“看”到十一二点才去睡觉。我灵机一动,把线子加长,让天线爬到门前的大树上,果然看得见人影了,但是,每逢刮大风,大树开始摇摆不定,电视里的人物不由得跟着翩翩起舞。

光阴似箭,转眼就工作了十个春夏,我回家探亲的时候,看见村里家家户户房顶上都安着卫星接收机,据说,这是上面的扶持项目,每户人家只消掏五十元,其余由政府出,这个项目叫“村村通”。父亲拿出3000元钱,叫我帮他重新买台电视,说十年前那台已经不行了。

我不接父亲的钱,说这钱我出。父亲不让,他说:“现在政策这么好,这一点钱还出得起。”他见我还想推托,就做出很生气的样子,把钱强塞在我的手里叫我买台好点的,不够的先垫付。我只好顺了父亲之意,为他买了台“家电下乡”活动的超薄电视。父亲拿着我退还给他的财政报销的13%的电视钱,高兴地对我说:“共产党,真是咱老百姓的贴心人呀!”

   田登康简历:田登康,昭阳区文联工作,曾在《中国散文家》、《华夏散文》、《华夏文学》、《边疆文学》、《昭通日报》等报刊发表过作品。


上一篇:浓缩的岁月
下一篇:长在心里的树
 
 
免责声明:本网站内容版权属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,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,请及时通知本站,予以删除。
法律顾问:雷华艳 电话:13887116311 秦绍斌 电话:18388701970
版权所有:昭阳人文社科联合会 备案号:滇ICP备15003297号-1号 技术支持:学尚文化智能网络有限公司
Copyright@2008-2010 昭通社科 All Rights Reserved 总访问人数:

滇公网安备 53060202000082号